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Log in or Register

Sina Weibo | Facebook | App

Welcome to WildDream Art!

An original art site and communication platform about animal, anthro and fantasy creature for all ages

Serving 13289 posts by 4936 users

Author of Banner:邮筒状弑君体

×
WildDream 近期进行的技术维护导致部分用户需要重新登录帐号。如果您使用手机客户端,请登出帐号后重新登录即可恢复正常使用,带来不便尚祈见谅。
 今年是公元2019年,万家灯火日落而作,日出则息,一切照常。     今年是公元2019年,在今年,中导条约化身厕纸,巴黎圣院火光冲天,股神卖出天价午餐,2077开放预购,而在
  白零就这么看着他:“说完了?”     而后,趁着加拉瓦分神回答的一瞬间,天使龙的心灵施动锁定了加拉瓦的四肢。白零的双手做出撕扯状,独角闪烁得迸发出火
 白零猛地深吸一口气,吸得如此之狠,吸得身体战栗。天使龙看着兰,兰廷看着神消失的地方,双眼无神,仿佛他的灵魂也跟着祂离开人世,融化进人的意识无法解读的世界底层。     他心中的
他们离开坐席,驱动着精神泵进连接着虚幻与现实的管道。而后砰地一声,随着感官回到了躯体上,兰与白零在这座空荡荡的房间中睁开眼。     一阵沉默。     现
  兰当然是在撒谎。     这一点,不论是兰廷自己,还是白零,都心知肚明。兰在装作什么都不在乎,但这机兽的确并不擅长逢场作戏。     如果深渊的权能已经
  好像有谁把手榴弹塞进了他的耳朵,兰廷的脑袋嗡地一下炸开了……     虽然兰很清楚现在发生了什么,但人人都有侥幸心理——镜
  兰没有找着揪住白零大耳朵的机会。很明显,白零可不仅仅是在把敌人塞进反应炉里的高手。他放弃了,他甚至在餐厅里都没见到这家伙,连个影都没见到。他也拿白零的房间门毫无办法。兰没有天使龙的社交账号,他尝试
  一路上,白零沉默得过头。     兰试图挑起一些关于兽迷的话题,毕竟这是他和白零之间为数不多的共同话题了。但天使龙看上去没什么兴致。     但说实话,
  兰廷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之浓的大雾,恍若一夜之间这座城市的几乎所有人都化作了乳雾。只要走到室外,便连十米远的地方都看不清楚。这雾就就像世界崩坏的表征,每个观察者只会加载方圆十米内的景物,而其
  今天是2019年10月20日,刚刚醒来的兰廷盯着天花板,昨日的大雾、加拉瓦,与梦里的一切电影一样在天花板上开始放映。     不死不灭、广袤灰海、传动齿与齿过一刻的声音&he
  这是无底天井最终的命运。     那些逃离了身体异化的精灵,以为用扭曲的自然法则实体化无限,而无限就能将这座避难所变成童话。     变成一个名为&ld
第一奏 螺旋塔之海 第一章 兽化的第一日(Part.1)       如果有人靠赌雨下的时长赌大小赚钱的话,那么赌大的那位,现在业已富可敌国。
  入夜,当街边店铺纷纷点亮灯火时,持续了两个多月的大雨第一次停住了。雨水还未蒸尽的街道大理石映照着城市辉火,倒映出另一层世界。雨云依旧低垂在高层公寓的头顶上,被街灯照出棕红色调。  
  按照小狮子的愿望先去周边侦查一圈,这是他们接下来的的计划。看起来这只是在为小狮子做出妥协,但是,兰心里也抱有侥幸。如果兽人小队成功脱身,如果兽人小队就在附近,如果他们能和兽人小队汇合&hellip
  末日一般的鸟噪过了相当一段时间才停止,兰和木一路上都精神紧绷着。他们披着绿色隐形演绎偷萝卜的时候,兰总感觉空气中吹拂着微风,尽管周围的一切都静止得像照片一样。兰知道那不是风,但他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兰廷但感身体一沉一仰,便随着整支中队以惊人的速度飞向高空。在防风相式的外围,兰看到团团白雾似的东西在聚集。兰廷只在游戏中见过它们——这些是不断郁积的声波能量! &nb
  只有在暑假结束时,夏日才会真正地结束。     在数万公里之外,美国匹兹堡机场内,傍晚的阳光洒在照在一只黑色兽人的绒毛上,微烫,正好中和了冰柜一样的空调冷气。 &nbs
 晦暗的晴空,越来越沉重的身体,兰廷奋力伸着脖颈保持着飞行姿势,但就像神经被一根一根从肌肉中抽离,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像是属于自己的。他看着渐行渐近的薄云反射着耀眼阳光,如此耀眼,堪比超新星的光辉,他怀疑
其实,木栖岚并不知道枢机大厦怎么走,他就只是走到一排小飞行器面前,用手机一扫,推着兰钻进了这缩小版云轮的飞行器中。     “这是什么?”兰四下打量着这载
  兰对兽人的身体能力很有信心——不然他根本没法完成八月的那场逃亡之旅,现在的机兽身体更是如虎添翼。那些尚不清楚兽人体格机能的新兽听到要跑一千米,咋咋呼呼的,待到发现自己跑一千
  “我接受不到信号!”兰听到通讯兵说道。     领队的脸色很难看,传心通讯,完全无视距离、无法屏蔽的量子通讯手段,就算在灵境中也能保持联络,根本不会出
  “齿动之树,因果排律塔,”深渊与上帝这般说,手往身后一指,但见浓雾顺势而开,一座横亘在天空之中的巨大建筑在远空尘幕中浮现,那存在与兰廷梦中所见如出一辙,而兰所不知道的是,白
 卡丹莎的这项提议,听起来就像是把他们必须要做的事给复述了一遍。     兰廷和白零点头默许。     亚洲枢机于是说:“就这样吧。&rdquo
  如果时间真的还在灰都之中运行的话,那兰很肯定,他们已经跋涉了六个多小时了。那个存在就像一个只指示方向,但从不标识距离的导航仪。就算灰无垠海会出现在下一个街角,他们也根本不知道。  
  他们看见了……     整件事发生得如此突然……     大约在十二小时之前,男人和女人的目光穿
  他们翻出了家里所有的能装东西的玩意——从塑料袋到行李箱,把家里所有能带走的东西——从冰箱里的食物到沙发靠垫,通通往里塞,一批一批运到后备箱里。直到车
  于是天地浑浊一变,沙与轻风带着他们流进加拉瓦命运的第一个节点,第一个不死不灭的锚定信物的所在时空。     公元1988年6月,旁遮普邦,下午四时。明媚的阳光让兽怎么也联想不
  倏尔,在被暴雨几乎蒙成一片混沌的感官世界里,一丝轻巧尖锐的声音从门廊里传来,窜过幽暗的客厅,电蛇似的钻进兰廷的耳朵里。那精妙的声音让兰恍惚间看到了一条细长而灵巧的金属小蛇正在布满着齿轮与连杆的世界
  早餐依旧是烤玉米棒子。他们灭掉营火,用土盖住营火的痕迹,踏上今日的旅途。依旧是北上,他们要尽可能远离螺旋塔腹地。播报过位置的灵境还暂时不用担心,但天知道那些没有侦测到的灵境会不会就横在前方&hel
  定下过夜地点,建起遮雨演绎,蒸尽营地水汽,用灌木枝丫围起矮墙防止火光外泄,再升起营火。七点时分,兰廷还在忙于将用作床垫的草垫蒸去水分,木栖岚却盯着营火,目光越发地沉郁。  
  这里,大概是兰廷最熟悉的地方,所有的冥想从这里开始,所有的神秘学技艺在此扎根。     内在火焰在冰凉的静潭之上默默燃烧,头顶上的华盖布满星云,脚下的水面映照着无穷宇宙。
  兰先是就这么呆呆地站着,远处渐渐平息的火光,陆陆续续走过来的兽人们,和寒风中摇曳的树林,一切都让他显得局促。     小狮子扑通一下坐到地上,盘起腿来,把步枪放在腿上,搭上保
  这一路上,没发生什么事情。     直到中午……     尽管那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那会儿兰和